续写凡卡作文(一)

  凡卡从甜蜜的梦乡中醒来,又迎来了崭新的一天。

  早餐虽然只有几片面包,可是,凡卡心中有着爷爷为动力,似乎也强壮了不少。"爷爷很快就会来接我的!"凡卡快活地想着。

  凡卡吃完那一点点面包,很快打起精神来,全神贯注地做着手头上的活儿,一丝不苟地制作皮鞋。尽管他手艺不是很精湛,常常遭到老板地嫌弃和殴打,可是一想到爷爷即将接他回去,他便一鼓作气,尽全力做好。

  窗外的黑猫悠闲地趴在围墙上,舒服地晒着太阳,还不时懒洋洋地翻了翻身,阳光斜斜地照在黑猫绸缎似地皮毛上,显得格外优雅美妙。金色的阳光晕绕着这个世界,凡卡看得有些入神。那阳光多么像爷爷的双手啊!黑猫也像泥鳅一样,乖乖巧巧的,惹人喜爱,爷爷此时在干什么呢?呵呵,一定是在厨房里暖和和地喝着小酒,笑眯眯地同那管家聊天吧?不然,就是带着泥鳅在庄园里喜滋滋地绕圈儿吧?爷爷,我可真想您,您想不想我呢?

  凡卡想得正入神,一不留心,手上的活儿给落下了,可怜的凡卡正好被暴脾气的老板娘瞧见了,二话不说,抢过凡卡手中的鞋就往凡卡头上砸:"你个小兔崽子,做活儿也不仔细做,浪费,真浪费!一无是处的混蛋!快给我滚出去跪着!"凡卡强忍着疼痛,抹干了眼泪,平复着自己的情绪:"没事,爷爷很快就会来接我的!"

  唉,命苦的小凡卡哪里知道,只要在沙皇的统治下,他就永远得不到幸福的生活。凡卡,注定只能在甜蜜的梦乡中迎接一个又一个痛苦的明天。


  续写凡卡作文(二)

  文/李梦鑫

  凡卡被一声怪叫吵醒了,好像是猫叫,又好像是……啊!是泥鳅,它正对凡卡摇尾巴,凡卡摇了摇头,不,原来是小崽子醒了,他正在撕心裂肺地哭。

  凡卡把他哄睡后,正巧,老板、老板娘、伙计们推门而入,老板好像还喝了酒。老板看见凡卡就问他:"你做饭了吗?""没有"凡卡小声地说,老板立刻就发怒了,"你没做饭在这里干什么?"老板没容凡卡解释,拖出去就是一顿毒打。这次,老板差点把凡卡打死,还好,有一位善良的老伙计帮了他,帮他买药、给他做饭,还一直尽心尽力,任劳任怨的照顾他。

  凡卡再也受不了了,他决定伤好后就去康斯坦丁。(m.lizhimy.cn)马卡里奇爷爷哪儿。几天后,凡卡可以自己站起来了,他决定,今晚就出发。

  凡卡一直走了三天三夜,才走到老爷家(其中,还差点因为粮食短缺,而丢了性命,还好有位好心人帮助了他)。到了那儿,他发现这里一切都死气沉沉的,问问才知道,老爷在几天前就去世了,而凡卡的爷爷,在老爷死后的不几天里,他也去世了,听到这个消息,凡卡几乎绝望了……

  没有了爷爷,凡卡也不会在回到鞋匠铺,他要去哪儿?他决定要去一个很远很远的地方,没有人能找到他,去一个远离这个让他伤心的地方,开始他漫长的流浪……


  续写凡卡作文(三)

  文/海明

  一个多小时后,凡卡怀着希望睡熟了。他看见一铺暖炕,炕上坐着他的爷爷,搭拉着两条腿,正在念他的信,泥鳅则在旁边走来走去摇着尾巴。念着念着,爷爷眉头一皱,"忽"地一下披上了他的破皮袄。走出家门,驾起了那辆破烂不堪的马车。"吱呀吱呀"地赶来。啊!爷爷来接我了,凡卡激动地向爷爷扑了过去,猛然间扑了个空,爷爷"嗖"地一下不见了。接着是一阵火辣辣的痛与不堪入耳的叫骂声:"‘小兔崽子’,竟敢睡觉,连我儿子的被子瞪到了一边都没有知觉,还说你的梦话,想把他吵醒吗?啊!老板说着抽出皮鞭又是一阵毒打,打得凡卡身上伤痕累累,疼得在地上打滚,不知不觉就晕过去……

  莫斯科的冬天最冷了,寒风呼啸,大雪纷飞,走在街上脸就犹如刀割一样疼。而今天,又是入冬已来,最冷的一天。可怜的凡卡身上穿着一件单薄的衣服,脚上穿着一双底面磨得光滑的拖鞋。衣服是妈妈改小给他穿的,就连拖鞋也是大人们穿的。凡卡好不容易才醒过来,眼睛冒着金星,望着遥远的家乡,流下了泪水。无可奈何地摇起了摇篮。

  再说凡卡那一封信投进邮箱,被邮差拿了出来:"这是谁写的信,什么‘乡下爷爷’收还叫什么‘康司坦丁·玛卡里奇’,一定是哪位不懂事的小鬼写的,算了,先放进邮袋吧!""叮、叮铛""嘿,老朋友,吉姆,进来喝口水吧!"原来,这个邮差叫吉姆,天天经过这,久而久之就与老板成了朋友,有时老板总让他进来喝口水暖暖身子:"阿里亚,今天我在收信的时候碰上了一件好笑事,一个不懂事的小鬼写了一封信,说什么‘乡下爷爷收——康司坦丁·玛卡里奇’可笑!""什么,那不是凡卡的爷爷吗?凡卡竟敢写信给他爷爷。"老板想了想说:"交给我吧!"说着就把信拿了过来,撕开一看,顿时火冒三丈:"这‘小兔崽子’,吃我的穿我的,还敢写信告状,看我怎么整他。"于是,他走凡卡跟前,丢下一根扁担与两个大水桶,说:"去,给我到离三公里远的郊外去提水。"原来,莫斯科冬天时,水管都被冻住了,只有到郊外提水才有水用。凡卡望着两个大水桶发呆:呀!这么大的水桶,叫我怎么提水呀!看到凡卡发呆,老板大骂:"还不快去!"说着就一脚把凡卡踹了出去。凡卡只好去提水。脚一深一浅地走着,似乎每走一步都要使出千斤的重量。风呼呼地吹着,雪下得更大了。

凡卡续写 作文凡卡续写 凡卡醒来以后
  1. 妈妈,我心灵的港湾
  2. 太子妃升职记经典台词语录盘点 撩妹高手...
  3. 老张的哲学
  4. 经典语段:海水尚有涯,相思渺无畔