她跟我说过:“别人是严父慈母,我可是严母慈父;我不怕爸爸,有时却怕妈妈。”我想,李讷说的是实话。

核心提示:她跟我说过:“别人是严父慈母,我可是严母慈父;我不怕爸爸,有时却怕妈妈。”我想,李讷说的是实话。

江青 资料图

本文摘自:人民网,作者:阎长贵,原题:揭密:李讷为何不愿将江青的骨灰运回诸城?

向:从你发表的文章里,看你和李讷很有一些交往。

阎:是的。李讷是江青和毛泽东的女儿,比我小三岁。我们都是大学毕业,我学的是哲学,她学的是历史,有共同语言,当时关于“文革”的观点也比较一致,所以谈话投机,常在一起聊天。有一次,我和李讷两人在离“文革小组”会议室不远的一间房子里聊天,江青和陈伯达来了,江青说:“你们两个出去,我们有事儿说。”我们只好出去了。有一天晚上,李讷很晚还没回到钓鱼台,江青很急,怕出事,我和王广宇(中央文革小组办公室工作人员)开车到处去找她。

向:你和李讷聊天一般谈些什么?

阎:因为我给江青办信,信中谈到江青的一些情况(当然不包括骂江青的),我有时也跟李讷说说。有一次,一封信中寄来一张江青30年代的照片(不是剧照),我拿给李讷看,她脱口即说:“漂亮的小妈妈!”在李讷看来,妈妈比她长得漂亮。这也是事实。从形体和相貌看,李讷七分像毛泽东,三分像江青。

向:李讷喜欢父亲,还是喜欢江青?

阎:她跟我说过:“别人是严父慈母,我可是严母慈父;我不怕爸爸,有时却怕妈妈。”我想,李讷说的是实话。

向:你对李讷印象怎样?

阎:总的来说,我对李讷的印象是比较好的,觉得她朴素、大方,一点也没有高干子弟那种骄横气。

向:我知道李讷是北京大学历史系毕业的。“文革”开始后她在哪里工作?

阎:在中央文革小组办公室。我们就是在这里认识的。她和当时北京的造反派接触很多,很多情况毛泽东都是从她那里听到的。北京地质学院的“东方红”说她是毛泽东的联络员有道理。关于北京地质学院“东方红”及其头头朱成昭的情况,我也是从她那里知道的。

向:李讷当时跟谁住在一起?

阎:她当时在钓鱼台跟江青住在一起,中南海丰泽园也有她的住室。

向:我在书中曾看到,说毛泽东的子女是不和父母一起吃饭的。

阎:是的,他的子女都是吃大食堂,在中南海、在钓鱼台都一样。江青偶尔叫李讷一起吃顿饭,李讷快乐极了,忙跑来告诉我们:“今天妈妈留我吃饭了!”李讷到大食堂吃饭不方便,一般是警卫战士帮她从食堂带回来。江青也常嘱咐我们:“给李讷带好饭啊。”

向:李讷是何时去《解放军报》的?

阎:李讷后来从中央文革小组办公室调到《解放军报》工作。1967年1月,李讷和几个青年一起造反,打倒了《解放军报》总编辑胡痴,当年夏天又打倒了党委书记赵易亚,她成了《解放军报》负责人。有一天,李讷很快乐地跟我说,林彪接见了她,很鼓励她,支持她。她说:“我跟林副主席讲,自己对办好《解放军报》没信心。林副主席十分认真地跟我说:你现在都二十七岁了,一个军报的担子还担不起来?你知道吗?我二十五岁在中央苏区就是军团长了,到延安,二十七岁当了军政大学的校长。干事情要有信心,我相信你能干好!”


  1. 英语人生哲理句子
  2. 一辈子要学的生活经典
  3. 世事从不予人千分顺意,贫穷从不予温柔...
  4. 李开复:写给20-25岁的青年